. 常見問題
. 研究文章
 
首頁 >> 研究文章
<--回到問題列表
癲癇症發病機理與中西醫治療

癲癇症發病機理與中西醫治療

 
【前言】

西藥的抗癲癇藥物有效率75%左右,但有一部份的患者效果仍差,同時化學合成藥物長期服用的副作用也不容忽視,因此繼續開發中醫學給療癲癇症患者多一個新希望

本研究的目的希望透過整理、分析中醫文獻中對癲癇症的病理、醫理做探討,並瞭解古代中醫對癲癇症治療的成果,並且比較中、西醫之間學理不同之觀點,探討癲癇症發病機理與臨床之研究,進而促使癲癇症的治療成功率更加提升,繼往開來讓我國傳統醫學更臻至完美。

 

【材料】

收集文獻資料及著作作為研究材料:包括歷代名醫著作或醫書文獻,從《內經》到民初之作品。

 

【方法】

從歷代名醫著作或醫書文獻中,瞭解中國醫學演變,得知中國各代醫家研究癲癇症之貢獻,並研究中醫治療癲癇症之療效及其病理、醫理、藥理等。

 

【概述】

癲癇(epilepsy)是腦部某些神經元異常放電所致的暫時性中樞神經系統功能失常,以反覆發作為特徵,屬於慢性腦神經系統疾病,按照神經元的部位和放電的範圍,臨床上可表現為運動、感覺、意識、行為、自主神經功能異常或障礙。

中醫《內經》稱為“癲疾”或“巅疾”、“顛疾”;宋代,醫家對「癲」大都引用《內經》、《難經》之說。而宋末金元時代,質疑癲、狂、癎三症,「癲、狂」屬於精神症,而「癎症」則屬於今日之「癲癎」。

 

【西醫癲癇研究】

 

【臨床表現】

(壹)全身性發作(大發作)可概分為三種

1.全身性強直發作

患者突然意識喪失,跌倒在地,全身肌肉強直性收縮,頭後仰,雙上肢屈曲強直,雙下肢伸性強直,雙眼上翻,同時喉部痙攣,發出尖銳的叫聲稱為癇叫,此期瞳孔散大,血壓升高。起初皮膚結膜發紅,繼之由於呼吸肌強直收縮,呼吸暫停,口唇及皮膚青紫色,此期歷時1020秒鐘,易造成跌仆傷或其它外傷。

2.全身性陣攣發作

患者全身肌肉發生節律性痙攣與強直間歇交替呈現,由肢端幅度逐漸增大並延及全身,呈現間歇的屈曲痙攣。其頻率逐漸減退,持續約13分鐘,最後在一次強烈痙攣後,突然停止;在發作期常伴有心率加快,血壓升高唾液和汗分泌增多,呼吸粗大、唾液呈泡沫流出,有時混有血跡呈口吐血沫;瞳孔散大,瞳孔反應消失小便失禁甚至大便失禁…等自律神經症狀。

3.癲癇持續狀態發作

全身性強直陣攣發作,持續一小時以上,或各種癲癇短期內發作頻繁,意識喪失持續者常伴有酸中毒、脫水、高熱、白血球增多,病人可能因此衰竭而死亡。常因突然停用抗癲癇藥全身感染是主要誘因。局限性癲癇持續狀態一般無意識障礙。

 

(貳)部分性發作(小發作)分類

(一)單純部分性發作

1. 局限性運動性發作:大多見於口角、眼瞼、手指足趾…等,局部陣攣性抽搐動作,有時由強直性轉化為陣攣性,抽搐短暫,不伴意識障礙,有時持續數小時或數日,也可擴散到同一側肢體或整個半身,如從一側拇指手、臉、下肢以致大發作。嚴重或持久的局限性痙攣發作後遺留該肢體暫時性癱瘓,稱為過性癱瘓;一般在24小時內恢復正常。

2. 旋轉性發作:眼球強直性的向一側偏斜,同時頭部軀幹轉向另一側。

3. 姿態性發作:頭、眼的旋轉,伴同側上肢外展、屈曲和同側下肢、對側上肢伸直。

4. 語言性發作:只能發出單調的聲音或重複發作前所說的字句,或類似笑聲的發作。

 5. 失語性發作:發作性不能語言,但意識清楚,聽到別人說話,但不能了解別人講話的意思,自己也不能說話。

6. 語言抑制性發作:語言中斷

7. 運動抑制性發作:暫時性肢體癱瘓。

(二)感覺性發作

1. 局限性發作:大多發生在口角、舌部或肢端,發作表現為麻感、觸電感、蟻走感、針刺感或肢體缺失感

2. 幻視:表現為閃光、複雜圖像或者局部視野缺損

3. 幻聽:表現為單調的音響,鈴聲、滴答聲、隆隆聲等或表現短暫的聽力喪失。

4. 幻嗅:聞到特殊臭味,為燒橡膠、惡臭味、不易描述的各種臭味。

5. 眩暈性發作:多見於青少年,有自體旋轉感,或者身體移動感。

(三)自律神經發作

1. 腹型癲癇:突然發作性腹痛,部位在臍周或上腹部,疼痛較劇烈,為絞痛或刀割樣,發作時可有一定程度的意識障礙,但無完全性意識喪失。常伴有食慾不振、噁心、嘔吐、腹瀉等胃腸道症狀。

2. 頭痛型癲癇:突然的發作性頭痛,頭痛部位以前額部多見,其次為顳區、頂區、眼眶部,以博動性痛最常見。

(四)精神運動性發作:

1.特殊感覺性發作:包括各種幻覺和錯覺。嗅覺、味覺、視覺、聽覺…等錯覺。

2.內臟感覺性發作:胃氣上逆、心悸、腹痛、堳瑹嵾奐P…等。

3.思維障礙發作:感到兩種思維同時進行或思維中斷或強制性回憶。

4.情感障礙發作:感到恐慌或幸福感,或表現憂傷、焦慮、忿怒、大禍臨頭感,末日感等。

5.精神感覺性發作:對陌生人、物產生似曾相識的錯覺;有的表現對熟悉的人、物產生陌生感;有的對周圍環境感到不真實,如在夢境;有的出現聽幻覺表現對音調高低、距離和性質感知的錯覺,有如聽聲音隔了牆壁。視幻表現在清晰度、距離、形狀、大小、移動度等方面,如蒙了一層紗,有時看到地面起伏不平,或視物顯小顯大等。

 

【西醫病因病機與治療】

(一)病機

世界衛生組織對癇症所下的定義如下:

1.癇症的病灶乃是源自腦細胞不正常過度放電

2.癇症是由於腦疾病所引起的慢性疾病,它的症狀是間歇性、陣發性而且反覆不定時的再發。

3.發作時的臨床症狀非常複雜,由種種因素來決定,其中最重要的是腦細胞異常放電的位置及其擴散的情形。

(二)病因

  臨床上可分為:原發性癲癇primary epilepsy)、繼發性癲癇secondary epilepsy)。

原發性癲癇原因不明,腦部無明顯病理或代謝異常;是由人體內、外環境在生理範圍內的各種改變可誘發其發作多在5歲左右或青春期發作。原發性癲癇約70%以上

繼發性癲癇是由腦部內外各種疾病所引起;例如:腦部先天畸形、腦血管畸形、腦炎、腦膜炎、腦部寄生蟲病、腦瘤、腦中風後遺症、腦外傷後遺症(腦震盪、腦外科手術後遺症)、腦缺氧、新陳代謝或內分泌障礙、鉛、汞等造成腦中毒;以上均可導致繼發性癲癇症的發生

影響癲癇的因素:

1. 遺傳:一般認為遺傳因素在癲癇病因占有極重要地位,結果癲癇患者的親屬患病率比普通人群為高,但從父母直接遺傳的病例極少,在中國曾有家族遺傳史的研究報告大約2.73.2%左右

2. 誘因:強烈的情緒刺激,例如:驚恐、情緒沖動、睡眠不足、疲勞、過度飢餓、飲酒…等,常為癲癇發作的誘因。

 

3. 年齡原發性癲癇多在5歲左右或青春期發作,2030歲才開始發作比較少見;失神發作多在612歲開始;嬰兒期首次發病者多有腦器質性病變,如:產傷、先天性疾病等;腦外傷者,任何年齡都可開始發作;老年才發作者,大都為腦血管疾病。

(三)影像學在癲癇診斷的應用

在成人癲癇MRI檢查中,陽性率為74%;其中原發性佔34%,繼發性佔66%。繼發性當中腦血管疾病佔26%,顱內佔位性疾病佔26%,腦外傷佔17%,其他因素佔31%。

局限性或全身性癲癇發作時,PET顯示腦代謝及血流量均明顯增加,在發作後或發作間隔均呈現抑制。

 

【西醫治療】

外科手術治療:腦部先天畸形、腦血管畸形、腦部寄生蟲病、腦腫瘤、腦中風後遺症、腦外傷後遺症…。

治療癲癇常用的西藥

西藥抗癲癇劑的作用是抑制大腦皮質部運動中樞,如下:

魯米拿 Phenobarbital適用於:大發作、皮質性焦點發作…等。

副作用:思睡、無力感、發疹、目眩、運動失調、精神障礙、語言障礙、智障、習慣性、骨質流失、軟骨症、痀僂病、心腎疾患、肝腎障礙等。

癲通 Carbamazepine適用於:大發作、精神運動發作、混合型發作、小發作…等。

副作用:嗜睡、幻覺、白血球減少、再生性不良貧血、心不全、心肌梗塞、肝腎障礙等。

癲能停 Phenytoin適用於:強直大發作、焦點發作、自律神經發作、運動神經發作…等。

副作用:噁心、嘔吐、嗜睡、不安、不眠、緊張、複視、運動失調、步行失調、齒齦肥厚、鼻出血、紫斑症、多毛症、顆粒性白血球減少症、皮膚疾患等。

帝拔癲 Valproate適用於:各型癲癇症……等。

副作用:噁心、嘔吐、嗜睡、運動失調、水腫、肝機能失常、胰臟炎等。

 

中醫對癲癇病的研究

臨床現象

癲癎,俗稱為「羊癎風」,大發作時的特徵為猝然昏倒,不省人事,手足搐搦,口吐涎沫,兩目上視,喉中發出如豬、羊的叫聲,醒後疲乏無力,飲食起居一如常人,時發時止,發無定時。

小發作則表現為瞬間的神志模糊,可出現目睛直視,一時性失神,或口角牽動,吮嘴等動作。

 

【中醫診斷】

診斷依據

1 全面性發作時突然昏倒,項背強直,四肢抽搐。或僅兩目瞪視,呼之不應,或頭部下垂,肢體無力。

2 部分性發作時可見多種形式,如口、眼、手等局部抽搐而無突然昏倒,或幻視,或嘔吐、多汗,或言語障礙,或無意識的動作等。

3 起病急驟,醒後如常人,反覆發作。

4 多有家族史,每因驚恐、勞累、情志過極等誘發。

5 發作前常有眩暈、胸悶等先兆。

6 腦電圖檢查有陽性表現者,有條件做CT、磁共振檢查。

7 應注意與中風、厥證、痙病等鑑別。

 

【鑒別診斷

1.「癇症」發作時,臨床上可能發生猝然昏倒、不省人事、抽搐及角弓反張等症狀。

2.小兒的「急驚風」、「慢驚風」也可以有猝然不省人事,抽搐,角弓反張等症。但癲癇症常反覆發作,醒後如常人,不像急驚風會有發熱的症狀,而急、慢驚風若病因末消除之前,病兒無法醒如常人。

3.「痙」、「中風」等病症,也有猝然昏 倒、不省人事、抽搐等症狀。

4.中風、中寒、中暑、尸厥之類,則仆時無聲,醒時無涎沫,後不復發,間有發者,亦非如顛常發狀也。

 

癲癇症的脈象:
《內經》所記載癲疾之脈診:

靈樞邪氣藏府病形第四:「腎脈急甚為骨癲疾,微急為沈厥奔豚。」

靈樞邪氣藏府病形第四:「肺脈急甚為癲疾。」

靈樞邪氣藏府病形第四:「心脈急甚為瘈瘲,微濇為血溢,微厥,耳鳴,癲疾。

 

歷代醫家文獻-病因病機

素問奇病論篇第四十七:「帝曰:人生而有病癲疾者,病名曰何,何所得之。歧伯曰:病名為胎病,此得之在母腹中時,其母有所大驚,氣上而不下,精氣並居,故令子發為癲疾。」

靈樞九針論第七十八:「五邪,邪入於陽,則為狂,邪入於陰,則為血痹,邪入於陽,轉則為癲疾,邪入於陰,轉則為瘖。」

素問通評虛實論篇第二十八:「黃帝曰:黃疸暴痛,癲疾厥狂,久逆之所生也。五臟不平,六府閉塞之所生也。」

巢元方《諸病源侯論》:「風癲者。由氣血虛。邪入於陰經故也。……原其癲病,皆由風邪故也。」

「癎者。小兒病也。十歲已上為癲。十歲已下為癎」。

陳無擇《三因極-病證方論卷九癲癇敘論》「夫癲癇病,皆由驚動,使臟氣不平,鬱而生涎,閉塞諸經,厥而乃成;或在母胎中受驚,或少小感風寒暑濕,或飲食不節,逆於臟氣,詳而推之,三因備具。風寒暑濕得之外,驚恐震懾得之內飲食饑飽屬不內外。三因不同,忤氣則一,傳變五臟,散及六腑,溢諸絡脈。但一臟不平,諸經皆閉,隨其臟氣,證候殊分,所謂象六畜,分五聲,氣色脈證,各隨本臟所感所成而生諸證。古方有三癇、五臟癇、六畜癇,乃至一百二十種癇,以其稟賦不同,臟腑強弱,性理躁靜,故諸證蜂起。推其所因,無越三條,病由都盡矣。」

劉完素河間《素問玄機原病式》云「風癲之發作者,由熱甚而風燥為其兼化,涎溢胸膈,燥爍而瘈瘲,昏冒僵仆也。」

王海藏《此事難知卷下》云:治洪長浮三脈,風癇驚發狂,惡人與火者,灸第三椎,第九椎,服局方妙香丸。如本法治弦細緩三脈,諸似狂,李和南五生丸。

張從政《儒門事親》云:「大凡風癎病發項強直視,不省人事,此乃肝經有熱也。」

朱丹溪《丹溪心法》云:「無非痰涎壅塞,迷悶孔竅」。丹溪認為癎症雖有五,究其病因只有一個,痰涎為癎症之主因

陳夢雷《醫學準繩六要》云:「大抵癲癎之發,由腎中陰火上逆而肝從之……,攻動其痰而厥也……。」

李梴《醫學入門》云:「癇有陰陽只是痰,內傷最多,外感極少。陽癇,屬六腑,易治;陰癇,屬五臟,難治。  時師何必究五三。癇久必歸于五臟:其實痰、火與驚三者而已。小兒風、驚、食三癇。」

劉純《玉機微義》云:小兒神氣尚弱,驚則神不守舍,舍空則痰涎歸。或飲食失節,脾胃有傷,積痰飲,以致痰迷心竅而作者,治法必當尋火尋痰而論。

張介賓《景岳全書:卷三十四》云:多由痰氣,凡氣有所逆,痰有所滯皆能壅閉經絡,格塞心竅,故發則旋暈僵仆,口眼相引,目睛上視,手足搐搦,腰脊強直,食頃乃甦,此其倐病。故治此者,當察痰察氣,因其甚者而先之,至若火之有無,又當審其脈證而兼為之治也

痰逆氣滯之甚者,必用吐法,吐後隨證調理之

無火者多,若無火邪不得妄用涼藥,恐傷脾氣以致變生他證,且復有陰盛陽衰及氣血暴脫而絕無痰火氣逆等病者。則凡四君、八珍、十全大補等湯或乾薑桂附之類皆所必用,不得謂癲盡屬實邪而概禁補劑也。若真陰大損氣不歸根而時作時止,昏沈難愈者必用紫河車丸,方可奏效。

吳崑醫宗粹言》

1. 治法須知尋火尋痰,分多分少而治之。

2. 行痰莫過半夏、瓜蔞、膽星、青礞石。

3. 火屬于心,用黃連以降心火,痰火未免傷肺,用川連、麥冬、桑皮以清肺邪火,旺木必實用青黛、柴胡、川芎,以平肝木,以息心火。

4. 痰火妄動又由於陰虛,用四物為主劑,如東垣安神丸,用川連、生地、川歸、甘草、硃砂是也。

5. 由於心虛則神不守舍,神去舍空而後痰火得以乘虛而入。痰火居於神舍,填滿則迷此症。故痰火一行則醒。用藥以降痰火為主安神為佐

6. 金石之藥其氣悍,其性燥,其質重,未免有慓悍炎焰之禍,其體堅不可多服

7. 平和之藥可以安心神。茯神開心養神,遠志強志利竅,二味可以止,可以袪邪,又為水火未濟之用也。柏子仁安五臟去百邪驚癇,酸棗仁治心膽分虛煩不眠。石菖蒲開心利竅,白附子、白殭蠶、白礬、天麻、皂角、全蠍,癇症方中亦用之。

陳士鐸《石室秘錄》癲多因氣虛有痰,用袪痰定癲湯。

程國彭《醫學心悟》

1. 雖有五臟之殊,而為痰涎則一,定丸主之。

2. 既愈之後,則用河車丸以斷其根。

3. 此症頻治取驗者也,若妄意求奇,失之遠矣。

葉天士臨證指南醫案》

症只分虛、實而治:

1. 之實者,用五癇丸,以攻風。控涎丸以劫痰。龍薈丸以瀉火。

2. 之虛者,當補助氣血,調攝陰陽。養營湯、河車丸之類主之。

張璐玉張氏醫通》

1. 古人雖分五。治法要以補腎為本,豁痰為標隨經見證用藥

2. 脈急實及虛散者不治。細緩者雖久劇可治。

顧松園顧氏醫鏡》

1. 治症當以清心、安神、豁痰以治病之標。滋腎壯水、導火歸原以治病之本。(如六味加牛膝、車前子)。

2. 有因驚而發者,亦宜清心安神豁痰為主,兼平肝鎮墜之劑(如羚羊角、代赭石)。

3. 有因隨風熱上湧而發者。治宜袪風除熱。(天麻、釣藤、甘菊、薄荷),豁痰(瓜蔞、花粉、梨汁、竹瀝)。

4. 昔人論病,專主於痰,因痰涎湧盛。火熱沖動而作。以消痰降火為主(二陳、芩連、瓜蔞、枳殼),如人強實者,可吐(參蘆湯),可下(礞石丸),余謂以上諸法。合宜則用。毋得拘執。

沈金鰲沈氏尊生書》

(1) 胎:宜燒丹丸。

(2) 陽:身熱脈浮。宜妙香丸。

(3) 陰:身涼脈沈。宜五生丸。

(4) 肥人多痰:宜加味壽星丸。

(5) 瘦人火盛:宜清心滾痰丸。

(6) 痰迷心竅:宜金箔鎮心丸。

(7) 痰人俱盛:宜甘遂散吐下之。

(8) 因驚者:宜抱膽丸。

(9) 因怒者:宜寧神導痰湯。

(10)心臟虛損,氣血不足:宜滋陰寧神湯,清心溫膽湯。

(11)婦人:宜加味逍遙散、硃砂膏。

(12)五通治,宜五丸、六珍丹、錢氏五色丸。

(13)愈後再發:宜斷丹。

 

治法研究

表1 文獻中治法的使用次數:

治法

次數

治法

次數

袪痰

45

袪風

10

平肝息風

37

清熱

7

健脾

30

通經絡

6

活血化瘀

25

行氣

6

鎮驚

21

清心解鬱

4

止癇

15

解痙

4

開竅

15

益腦

3

補益肝腎

11

調理氣機

2

安神

11

補血

2

 

中藥研究

文獻中常用的中藥:

由於癲癇的病因繁多,病位不同,用藥亦不同,增加了選用藥物的困難度。

文獻中有關治療癲癇的常用藥物如下:

膽南星:功用:燥濕化痰、袪風止痙、散結消腫。

半夏:功用:燥濕化痰、鎮咳、袪痰,降逆止吐。

天麻:功用:息風止痙、鎮靜、抗驚厥、平肝潛陽。

鈎藤:功用:息風止痙、鎮靜、抗驚厥、清熱平喘。

石菖蒲:功用:開竅、醒神、益智,鎮靜、抗驚厥、化濕、豁痰、行氣,解痙平喘。

全蠍:功用:息風止痙,抗痙厥、通絡、驚風抽搐。

僵蠶:功用:袪風解痙,抗驚厥、催眠、化痰散結。

蜈蚣:功用:息風止痙、攻毒散結、通絡止痛。

地龍:功用:清熱、息風、定驚、解熱、鎮驚、通絡、平喘。

茯苓:功用:利水滲濕、健脾補中、寧心安神。

丹參:功用:活血化瘀、養心安神、涼血消癰、排膿生肌。

鬱金:功用:清心解鬱、行氣、活血、化瘀。

天竺黃:功用:清熱化痰、清心定驚。

龍骨:功用:鎮驚安神、平肝潛陽、收斂固澀。

2 文獻中常用藥物的使用次數:

藥名

次數

藥名

次數

膽南星

72

茯苓

30

石菖蒲

67

鈎藤

30

全蠍

62

地龍

30

半夏

56

天竺黃

25

天麻

48

龍骨

25

僵蠶

43

丹參

25

蜈蚣

41

鬱金

23

 

文獻中常用的方劑:

墜痰清神之劑

集驗龍腦安神丸:組成:茯神、人參、地骨皮、甘草、麥門冬、烏犀、桑白皮、馬牙硝、龍腦、麝香、牛黃、硃砂、金箔。男子婦人五無問遠近發作無時。

袪痰定癲湯:組成:人參三錢,白朮五錢,白芍五錢,茯神三錢,百草一錢,附子一片,半夏三錢,陳皮一錢,菖蒲一錢,水煎服。癲症多因氣虛有痰。

治痰溫熱之劑

李和南五生丸:組成:南星、半夏、川烏、白附子、大豆。有神,陰脈弦細緩者。

吐劑

瓜蒂散:組成:瓜蒂。五風痰有效。

稀涎散:組成:生夏、豬牙皂角。風涎不下喉中作聲狀如牽鋸或濕腫滿。

千金瓜蒂散:組成:瓜蒂、赤小豆。

元戎勝金丸:組成:瓜蒂末、藜蘆禾、朱砂、豬牙皂角。五痰壅非此不能除根。

逐痰丸:組成:天南星。症不拘遠近皆可治。

導痰攻下之劑

控涎散:組成:川烏、半夏、殭蠶、全蠍、鐵粉、甘遂。諸久不愈,頑涎聚結發作無時。

嚴氏控涎丹:組成:川烏、半夏、殭蠶、全蠍、鐵粉、甘遂。諸久不愈,頑涎散聚無時。

三因控涎丹:組成:甘遂、紫大戟、真白芥子。凡人忽患胸背手足頸項腰胯隱痛不忍筋骨牽引釣痛時時走易不定。

平肝瀉火之劑

宣明當歸龍薈丸:組成:當歸、龍膽草、大梔子、黃連、黃柏、青黛、木香、麝香、黃芩、大黃、蘆薈。腎水陰虛,風熱蘊積,時發驚悸,筋脈搐搦,暗風病。

千金龍膽湯:組成:龍膽、鈎藤皮、柴胡、黃芩、桂枝、芍藥、茯苓、甘草、羌活、大黃。

嬰兒出腹,血脈盛實,寒熱溫壯,四肢驚掣發熱,并諸驚方。

錢氏瀉青丸:組成:當歸、龍膽、山梔、川芎、大黃、羌活、防風。肝熱搐搦脈洪實。

通解風熱之劑

宣明防風通聖散:組成:防風、川芎、芍藥、大黃、芒硝、連翹、薄荷、麻黃、石膏、桔梗、黃芩、甘草、滑石、白朮、山梔、荊芥穗、當歸。一切風熱。

救壞證之劑

寶鑑沈香天麻湯:組成:沈香、益智仁、川烏、天麻、防風、半夏、附子、羌活、甘草、當歸、殭蠶、獨活。心脈滿大,瘈筋攣,病欠氣弱,多服鎮墜寒涼三劑,復損正氣。

疏散風寒劑

勝金丸:組成:南星、殭蠶、細辛、烏蛇、川烏、皂角、白礬、桔梗、川芎、草烏、何首烏、荊芥穗、威靈仙。風不時旋暈忽然卒倒潮搐吐沫不省人事。

元戎小靈寶丹:組成:附子、天麻、全蠍、白殭蠶、南星、霍香葉、白附子。

 

補養定神之劑

河車丸:組成:紫河車、茯苓、茯神、遠志、人蔘、丹參。

 

綜合之劑

丸:組成:明天麻、川貝母、膽南星、半夏、陳皮、茯苓、茯神、丹參、麥冬、石菖蒲、遠志、全蠍、殭蠶、真琥珀、辰砂。男婦小兒症。

五癇湯組成:大黃、石膏、蚱蟬、柴胡、升麻、梔子、麻黃、黃芩、知母、釣藤、芍藥、杏仁、蛇蛻、露蜂房。五、六歲壯熱發癎。

五癇丸組成:天南星、烏蛇、硃砂、全蠍、蜈蚣、半夏、雄黃、白殭蠶、白附子、麝香、白礬、皂角、薑汁。癲癎朝發不問久新。

 

中醫治療

1.辨證論治

 中醫以「辨證論治」的方法做為治療原則。

1. 風痰閉阻

證候:發作前常有眩暈、胸悶、乏力等症,有時無明顯先兆症狀。發作時突然趺倒,意識不清,抽搐吐涎,或伴尖叫或大小便失禁等。或僅有短暫的意識不清,或精神恍惚而無抽搐者。舌苔白膩•脈多弦滑。

治法:滌痰熄風,開竅定

方藥:定丸為主方,方用竹瀝、菖蒲、膽星、半夏,滌痰開竅;天麻、全蠍、殭蠶,平肝息風鎮痙;琥珀、辰砂、茯神、遠志,鎮心安神。氣鬱痰多可用白金丸。

2. 痰火內盛

證候:發作時昏仆抽搐吐涎,有號叫聲;情緒急躁,心煩失眠,咯痰不爽,口苦口乾,便秘,舌紅苔黃膩,脈弦滑數。

治法:清肝瀉火,化痰開竅。

方藥:龍膽瀉肝湯合滌痰湯加減。方中龍膽草、黃芩、梔子、木通,清肝瀉火;半夏、橘紅、膽星、菖蒲,化痰開竅。可加石決明、鈎藤、鮮竹瀝、地龍,泄熱息風,化痰通絡鎮痙。如痰火壅實,大便秘結,可用竹歷達痰丸袪痰瀉火通腑。

3. 肝腎陰虛

證候:病日久,頭暈失眠,記億力減退,腰膝痠軟,或大便乾燥,舌質紅苔少,脈細數

治法:滋補肝腎,濳陽安神。

方藥:左歸丸加減。方中熟地、山藥、山萸肉、枸杞、龜版,滋補肝腎。可酌加牡蠣、鱉甲,滋陰潛陽;柏子仁、磁石,寧心安神;貝母、天竺黃、竹茹,清熱除痰。病久不復,神疲面白,氣血俱虛者,須大補,常服河車大造丸。

4. 脾胃虛弱

證候:證發作日久,神疲乏力,眩暈時作,食慾不振,面色不華,大便溏薄,或有惡心嘔吐,舌質炎,脈濡弱。

治去:健脾益氣,和胃化濁。

方藥:六君子湯加減。方用黨參、茯苓、白朮、甘草,健脾益氣;半夏、陳皮和胃化濁。加菖蒲、遠志、膽南星、僵蠶,化痰濁、通竅、寧心神

5.瘀阻脈絡

證候:頭部外傷、腦部受傷史,或癲癇日久不癒,或常頭痛或頭暈或頭重或頭脹,或肢體麻木,或頭面麻木等,發作後常頭痛,舌暗或瘀點,苔薄白,脈澀或弦緊。

治去:活血化瘀,通絡定癇。

方藥:血府逐瘀湯加減。方中當歸、川芎、桃仁、紅花、赤芍、生地活血化瘀養血;柴胡、枳殼,行氣活血舒肝;桔梗載藥上行;牛膝通血脈,引血下行;加僵蠶、地龍,通絡定癇頭部外傷者可加丹參。

上述各種證型癲的處方中,均可加全蠍、蜈蚣,息風、解痙、鎮,研粉吞服,每次1∼1.5克,每日2次,可提高臨床療效。

 

2. 針灸療法

《靈樞癲狂病第二十二》:

1.「癲疾始生,先不樂,頭重痛,視舉目,赤甚作極,己而煩心,候之于顏,取手太陽陽明,太陰,血變而止。

2.「癲疾始作而引口啼呼喘悸者,候之手陽明太陽,左強者,攻其右;右強者,攻其左,血變而止。」

3.「癲疾始作,先反僵,因而脊痛,候之足太陽陽明太陰手太陽,血變而止。

《靈樞寒熱病第二十二》「骨痺舉節不用而痛,汗注煩心……暴攣癎眩,足不任身,取天柱。」

皇甫謐《鍼灸甲乙經》(卷十一陽厥大驚發狂癇第二):

神庭及兌端承漿主之。其不嘔沫本神及百會、後頂、玉枕、天衝、大杼、曲骨、尺澤、陽谿、外丘、當上脘傍五分、通谷、金門、承筋、合陽主之。

王執中《針灸資生經》:天柱,主卒暴癎眩。攢竹、小海、後項強間,主癎發瘛瘲狂走。商丘,主癎瘛。絲竹空,通谷,主風癎癲疾。涎沫狂煩。金門、僕參,主癲疾馬癎。天井、小海,主癲疾。羊癎吐舌。羊鳴戾項,懸釐、束骨、主癲疾互引。狂癲風癎吐舌。灸胃脘百壯。不針。倉公法,狂癎不識人。癲病眩亂。灸百會九壯。

張潔古晝發灸陽蹻,夜發灸陰蹻。

樓全善《醫學綱目》:鳩尾(宜灸,亦不可多壯,多則令健忘)、後谿、湧泉、心俞、陽交、足三里、太衝、間使、上脘。

楊甲三等《針灸學》:

   實證:

   治法:取手足厥陰、太陰及任、督脈經穴為主。針刺瀉法。

   處方:風府、鳩尾、內關、太衝、三陰交、豐隆。

   虛證:

   治法:取手少陰、足太陰、陽明、厥陰經穴為主。針刺補法,並可加灸。

   處方:神門、三陰交、太衝、豐隆、四神聰、筋縮、陽陵泉。

 

【結論】

從本研究中發現歷代的中醫相關文獻記載,證明中醫與西醫對於癲癇症的「病因」與「治療」方式完全不同。

中醫的辨證論治目的是診斷出各種致病原因,之後再針對病因開立處方,以改良病患的不佳體質不針對症狀做治療是「治本」;西醫的藥物治療是抑制大腦皮質部運動中樞神經,目的是抑制神經、抑制發作、抑制症狀是「治標」